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金姨是会员

第二百六十九章 金姨是会员

        这种饭没有我更多的戏份,但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就是轮流敬酒的时候,宋处长拉我一块,仿佛我俩是一家兄弟一样,给李主任敬酒时,李主任礼貌性地夸了我一句:“最年轻的小伙子,前途远大,我干了。”

        这可是巨大的面子,在场很多人敬酒,他都只是表示一下。当然也有客气的成分,因为我跟宋处长一起,他把我当何部长的亲信了。

        何部长倒没怎么客气,自家人嘛,他只是说:“小庄,以后大型活动,要积极参加。”这其实是信任的意思,标志着在这个圈子内,我取得了比较好的融入。

        吃过饭后,我迅按金姨的提示,到了她的房间。当我敲门的时候,现门根本就没关,金姨一个人,坐在客厅,等着我呢。

        “金姨,来晚了,让你等我,不好意思。”

        “小庄,坐,我们一家人,不要客气。”她拍了拍她身边的沙,说到。

        我就坐在她身边,她今天打扮得很时尚,香水也隐约高雅,五十几岁,如同四十岁的样子,很有阳光焕的意思。

        “金姨今天好漂亮,都年轻了十几岁呢。”我这不是恭维,几乎是冲口而出的。她本身基础好,年轻时是个大美女,用心打扮一下,真还魅力无穷。不过,原来,她没有这样精心打扮的习惯,我把她当长辈,也没留意她的外貌而已。

        “莫说笑了,小庄,我叫你来,是想跟你谈心的。”金姨表情严肃,在我面前,这种情况很少见。

        她侧向我,看着我,问到:“庄娃子,你觉得,金姨这一生该怎么过?”

        她把我叫庄娃子,就把我当她的孩子了。这个称呼除了我母亲,再就是爸妈,再就是班长,其余的人没这么叫过。

        “金姨,你这一生,我怎么说呢?”我想了想,碰上了她直视的目光,我知道,在她面前不能撒谎,只能按我所想回答了。

        “你这一生,至少在你丈夫出事后,是苦的。尽管你事业成功,尽管你也没停止过追求,但是谁也安慰不了你的孤独,我知道,我不行,我爸妈不行,就是当年妍子在家,也不行。我跟班长还曾经商量过,给你领养一个孩子,让你晚年有个寄托,但你没开这个口,我们不好主动说。”

        我把自己和班长的想法,一齐倒给她,也是诚实的表现,她应该不会怪我们多想了吧?

        “你们对我好,我知道。你们还主动为我考虑后面的事,算我没有白爱你们。要说呢,我跟你妈是最好的姐妹了,但是,她也不能天天陪我,你们作为晚辈,有好多话我也没给你们说。但是,今天我要问你实话,你愿意跟我说吗?”

        我郑重地点点头,望着她:“金姨,我不会跟你说假话。”

        “你和你班长,是不是一直以为,我最需要婚姻需要家庭需要孩子,对不对?”

        我点点头,这肯定是我们的共识。

        “当然,你们这样认为没什么不对。但是,我何尝没努力过?关于那个大学老师,你也经历过对不对?你不知道的,还有许多。一个女人,如果没有钱的时候,婚姻反而单纯些,就是搭伙过生活。但当一个女人有钱的时候,就不那么简单了。”

        她说的大学老师,为了她的钱,假装情圣,不过把金姨当金主,来养他自己的前妻、情人和孩子了。金姨是何等人物,当断则断,是她的性格。她可以忍受付出,但她不能忍受欺骗。

        我问到:“你试没试过,假装没钱跟人谈恋爱呢?”

        金姨惨淡地一笑:“怎么没试过呢?都是些什么渣子,一见钱就变。十来年前,是我初来北京的时候,也是假装没多少钱,跟一个离异的公司职员谈恋爱,关系很好。我们都同居了几个月了,差不多快结婚的程度,我几乎都相信这是爱情了。”

        “但是在无意中,我有钱的事还是被他察觉了,他就变了。变得故意讨好我,变得消费习惯和行为方式夸张,我就现不正常了。一个男人,如果不理直气壮地走到你面前,他给你的爱是值得怀疑的。”

        “我不怕别人爱我有钱,也不怕别人爱我漂亮,但前提是,那得是经得起考验的真爱。你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是有过真爱的,有人用生命维护过的。我每年都要给他的侄儿们寄钱,为的是,他的坟头有人烧纸。这种爱,我再也不奢望了。”

        “那领养一个孩子,这事估计有帮助吧?”我问到。

        “老实说,最开始,我准备认个干亲,把他的某个侄儿当成自己的孩子,培养他,教育他,视如已出,也不枉他对我的一片真心,算是给他的一个后人。谁知道,我这个想法一出来,他的兄弟们,表亲们,远房亲戚们都来找我来了,这哪是让我养孩子,完全是以孩子为工具,让他一家大人财的样子。”

        这种情况我可以理解,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别人家的孩子,永远养不熟的。因为,他的亲生父母是最大的障碍。这孩子以后长大了,也不会跟我亲的,他只会当他亲生父母的搬运工,把我家的东西侍奉他亲生父母的。”

        我有点不理解,她是如何克制住自己对孩子的喜欢,坚决拒绝的。再一个,如果领养一个孤儿,是能够培养出真感情的,至少有这种可能。

        我问到:“在我看来,你跟班长的孩子亲得像亲奶奶一样,你不是挺爱孩子吗?”

        “那是因为,你班长是我尊敬的人,信任的人,他对我的财产及其他一切,完全没有企图心。这样人的孩子,来到我面前,我完全可以安全地表达自己的天性,你懂吗?安全,对于我这个孤身女人来说,有多重要。”

        我望着她,佩服她的精明,同情她的处境。她仿佛一个看透世事的过来人,如同老师,教给我她一生最精华的经验。

        “其实,我不怕你笑话,我还有个秘密,不知道你班长跟你说起过没有,与他有关。”

        “什么事?班长真没跟我说过,什么秘密与他有关?”我有点吃惊。

        “哎,他是个好人,真是值得我依赖的人,庄娃子,你给我介绍了个珍宝,这是你对我做过的最好的事。”

        她这样一说,更令我吃惊了。虽然班长对她的事业忠心勤奋,也帮助她在事业有所展,但用珍宝来形容,是不是太过了?

        “不瞒你说,他的家庭情况我也了解,有一段时间,我曾经对他产生过幻想,你知不知道?”

        我望着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情了。

        “他没给你说,那是他在保护我,这正是他值得信赖的地方。但我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也信任你。你们俩,虽然性格不同,但本质都是一样的。”

        “我这个意思,他也知道,但是,他离不开他的家,他觉得他对他老婆有责任。他这个人,把所有的事情往自己身上扛,他老婆对不起他,他也认。这种男人,我以前碰到过,只不过是走黑道的。在走正道的人中,只有你班长才让我有这种安全感了。”

        “当然,我知道与他生活在一起的希望没有时,我就转变了观念,我只希望他家庭幸福,我愿意把他的家人当成自己的家人,把他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孙子,所以,你也看到了,我在那孩子面前,是真实的。”

        金姨望着我,很低声但很肯定地说到:“庄娃子,我这一生遇到过真正的爱情,这就够了。婚姻的尝试和领养的尝试,我也失败了,没什么值得追求了,你懂吗?”

        “我懂,金姨。”我点点头,都有点感动了。我感动于她对我的信任,也感动于她对感情的认真程度。

        “我跟你说这些,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我觉得坦荡,是我们之间的基础。你班长也私下承诺过我,在我年老的时候,他会尽力负责安排我的生活。你相信他的承诺吗?”

        金姨这一问,让我突然从刚才的惊愕中回过神来:“金姨,按我的经验,班长承诺过的话,他会尽力做到的。”

        “你知不知道,信守承诺是男人最高贵的品质。我也相信他,所以,我始终把他当家人。他虽然比我小,但是我晚年依靠的对象。一个男人愿意照顾另一个年纪大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爱情婚姻和亲情,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感恩,金姨,班长的愿望我知道,你帮他实现了最大的理想:幸福家庭的梦想。他就会帮你解决你最需要的问题,依靠。班长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并且有强大的责任心,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这一点,在他对待嫂子的态度上就看得出来。尽管早年嫂子离开了家,对不起他。但班长跟我说过,嫂子最年轻美貌的时候,他承诺让嫂子成为正宗的城里人,他自己的承诺一定要做到,不怪嫂子。”

        这段话估计金姨没听说过,她听了也感叹到:“如果说我的生活是不幸的,还不如说有另一种幸运。我曾遇到过两个真正的男人,一个是我的前夫,另一个就是你的班长了。前夫给我纯粹的爱情,你班长把我当他的责任。他这样对待老婆、对待你,我想,他如何对待我,就不容怀疑了。”

        这是当然,我心里想。既然班长抱着一颗感恩的心来对待金姨,那么,他会对金姨的晚年负责到底的。让她有依靠,不让她孤独。

        “应该说,我也差不多知足了。你觉得呢?”金姨这一问,倒把我问住了,对了,她还差什么呢?

        “金姨,虽然班长经常来看你,带着全家来,但你一个人生活,是不是也孤独了点?”我问到。

        “庄娃子,还是你理解我啊,算我没白疼你。你想,你班长那么忙,又是养老院又是家庭,他每周来一次我就觉得不好意思了。我自己的生活得自己充实,对不对?”

        我点点头,别人再怎么帮助,也抵不上自己想办法。易经的道理是,自助者才能有天助,自强者立。所谓“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在我沉思的这一刻,金姨突然转换话题:“你知不知道,我是这会所的会员?”

        我摇摇头,望着她,听她讲接下来的故事。

        “半年前,为了养老院开分院,为了批文和规划,我找了民政部的一位领导,他带我到这会所来过,为了商业利益,我给他办了这个会员的金卡。”

        她这说的只是为了拉关系,相当于给了这个官员一百万的好处。这与她自己,成为会员估计有些关联。

        “但我在陪他的同时,现这个会所倒是个排遣寂寞的好地方。今天我看打球,也是冲着这名官员去的。这名官员在这个会所的情妇,也是我花钱找的。这事我没给你爸妈说,希望你也不要说。”

        我明白其中的含义了。虽然,她花的钱,应该属于公司的经营成本,但她愿意自己承担,不愿意在公司报销。她当然有这个实力,但这也属于她对公司的自我贡献。

        “一方面,你爸妈对我这么好,是我真正的朋友,我做养老院这事,也是给自己寻找价值,要说赚钱的话,你爸妈寻找赚钱的机会多,不一定要办这个东西。但为了安定我,给我一个事业,也为了绑定我们之间的友谊,所以,我们合伙一半是为了生意,一半是为了友情。这个性质,估计你应该想过。”

        我当然想过。这事虽然利润率不太高,回报周期又长,但这是我爸妈倾注经历最多的事业。为什么呢?不仅是为了赚钱,也是为了体现自身价值,也是为了用一个共同的事业,来维系他们与金姨多年来的密切关系。

        “另一方面,会所这个事,也涉及我个人的享乐和,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他们因妍子走后,打击很大。幸亏你回来了,给了他们巨大的安慰。你知不知道,在你们俩都离开的时候,我几乎是天天住在你们家里的,当时他们的心态极差,我只能竭尽全力让他们开心。我跟他们说过,妍子和庄娃子,总会回来一个。当时我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点心虚。但你,没有让我失望。你班长也是这样跟他们保证的:妍子我没资格说,但小庄不会忘记你们,我可以保证。”

        讲到这里,我内心充满了感激。什么是友谊?什么是责任?这就是。在爸妈最困难的时候,在我徘徊的那几个月,陪伴他们的,就只有最可靠的人,金姨和班长。我痛苦挣扎过,我知道那个滋味。

        “金姨,我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我说不出更多的话来。

        “我们的感情就这样,这是我的本分,不需要你谢我。你回来了,他们好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我继续说说这会所的事吧。”

        “当我陪那位官员在这里消费的时候,我现这里有两个好处,就是排遣寂寞的好地方、结交圈子的好平台,你没现吗?”

        我点点头,听她继续说:“这里从大范围来说,主要有四个圈子在活动。民政系统的、铁路系统的、军队系统的,但归根结底,背后有一个巨大的纽带,这个纽带集中体现在这会所的黄总身上,她是山西人,她本人所拥有的系统,我把它称为山西系统。”

        我在这会所也混了几次了,只知道军队系统,听说过铁路系统,其它两个系统我没听说过,更不知道几个系统之间的关系。看来,作为江湖人士、生意人,我的职业敏感,赶金姨差多了。

        我突然想起上次所测《蒙》卦,难不成应在此时?金姨此时如同一个启蒙老师,一层层介绍江湖的基本知识。

        “这个山西系统,不要小看。不要以为山西只有煤老板,也不要看不起煤老板。山西人在中央有大官,你应该知道。在结交权贵方面,山西人值得下功夫,舍得花钱,这一点,千万不要小看。黄总早年做煤炭生意,为节约运费,利用军队货车拉煤,只给部队领导很少的钱,部队的车子既不给过路过桥费,也没人敢查载违章等,你想,她赚了多少?”

        这种事情,想想都明白。用军车做生意,几乎零成本。前提是,得把领导喂饱。尤其是后勤部队,连加油都是国家调拨的免费油,这产生的利润,该有多大。

        “黄老板跟军队后勤部门某位领导的关系好,他们合伙办了这个会所,其实,钱是黄老板出的,但利润要跟部队的人分,这就扯进了军队系统了。”

        我听到这里,明白铁路系统是怎么来的,说到:“既然山西煤老板在这里面,最关键的运输问题,估计与铁路关系大,所以铁路系统的人也进来了,是不是这样?”

        金姨点点头,看望我笑了笑:“你聪明,已经猜到一半了,另一半是,铁路系统某些人,也想攀上某个山西人,具体那个人,你天天在报纸上也看得到的,不用我多说。民政系统的也一样,积极向山西体系靠近,这下你懂了吗?”

        我马上反应过来:“买官场原始股?”

        她点点头:“小庄,你悟性好,是做生意做大事的料子,你爸妈真的可以放心了。”

        我明白,在金姨这种老江湖面前,我要学的东西很多,我说到:“金姨,在生意方面,你要多带带我。”

        “只要你愿意学,处处是学问。你班长是干事的好手,他是走正步的。我们当年做生意,总是捞偏门,这也不长久。但是,今天这个形势,走正路越来越难了。比如你爸开厂,就是走正路,到现在,也需要拉关系才能维持了。你妈和我炒房,算是捞偏门,赚得比你爸多多了。不知道是世界变了还是怎么的,反正,这世道,多知道一些窍门总比不知道的好。”

        “那是,做不做是自己的原则,但知不知道就是水平问题了。”

        “对,庄娃子,这圈子文化中,虽然利益获得有时很容易,但也容易翻船。你年轻,不要过多涉及,有凶险。你要知道,在官场上,不怕你不会、只怕站错队。跟错了领导,会有灾难。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你懂。在生意场上,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最好不要站这个队。”

        这是在责备我吗?意思是我不该与这军队的圈子混在一起?

        “没有怪你的意思,庄娃子,你为了厂子业务,来找领导,这没错。只不过,你不要在其他方面介入就行。与业务无关的圈子内的其他事情,最好不要惹。我们老百姓,与权贵打交道,是输不起的。”

        道理是这样的,我们没后台,万一有事,我们会赔光。

        “我明白,也要跟他们适当保持距离。”

        “对了,商人最大的原则是,为了自身利益工作。最大底线是:保住已有利益。权贵之间的明争暗斗,我们不清楚,也不介入。我们只要把自己所求的东西得到,就万事大吉了。”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那就是金姨的前夫,那个最爱她的男人,当年走黑道的时候,估计也与官员拉上过关系。但官场变化,政治斗争,他就成了牺牲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金钱是人人都想要的,但是,如果你没有能力保护自己,那么,金钱只能给你带来灾难。

        中国古代有两个寓言,说是让一个孩子抱着黄金在闹市上行走,结果不外乎而个。好的结局不过是黄金被抢,坏的结局,有可能危及这孩子的生命。

        还有一个寓言是,楚人无罪、怀壁其罪。一个人人想要的宝贝,在一个没有保护能力的人手中,是要受到灾祸的。

        我也想到沈从文当年说过的一句话。当年沈从文作为故宫博物馆的馆员,算得上是文物艺术品的专家。他利用自己的稿费在市场上淘来文物精品,当自己爱不释手地把玩一段时间后,就将它捐给国家。他表侄,著名画家黄永玉不理解他这种做法,为什么要把自己最喜爱的东西,无偿地捐了。

        他说:“天下最好的东西,应该属于天下人共有,如果私人独占,是不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