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盛世之歌在线阅读 - 第081章 婴儿时期,视为仇敌

第081章 婴儿时期,视为仇敌

        “禀陛下,赵太医求见。”小太监进门禀告道。

        “传他进来。”

        太医赵元提着药箱入殿,他跪在德妃妃身后向惠帝行礼:“启禀陛下,侍卫吴丁已经脱离危险,但因身子虚弱无法来向陛下回话,所以托臣转告陛下,他因知晓德妃收买倩儿毒害皇后娘娘一事,而被下毒灭口!”

        赵元看到身前的德妃,脊背猛的一颤,然后浑身的肌肉都颓废了下来,只留着骨架在支撑着身体。

        “人证齐全,你……”惠帝话还未说完,又见何路去而复返。

        他人还未入殿,声音便已传至众人耳侧,“陛下,奴婢找到证物了!”

        众人正为他如此迅的搜查而感到诧异时,何路已经捧着一个荷包跑了进来。他跪在赵元身边,打开荷包,从中取出两个如红枣大小,通体黑褐色的干果,交给赵元道:“赵太医仔细看看,这可是虞美人的果实?”

        赵元捏起一个果子,在鼻尖闻了问,然后掰为两半,仔细观察里面的结构,再三确认之后,才对惠帝道:“回禀陛下,这正是虞美人风干的果实!”

        德妃面如死灰,绝望地逼上了眼。

        “这么快就搜到了?”惠帝问。

        “回禀陛下,奴婢赶到时,正见宫女佩云神色匆匆地出来,一听说奴婢要搜宫,更是撒腿就跑。奴婢立马叫人把她拿下,搜寻之后,就现了她藏在袖中的这个荷包。”何路说着,从赵元手里取回了那个掰为两半的虞美人果将它同另一个完整的果子,及荷包一起呈到了惠帝面前。

        “毒妇,你为何要谋害皇后?”激愤夹杂着哀痛,使得惠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呵,为什么?”德妃的身躯犹如风中的一根蒲苇,无依无靠,摇摇欲坠。“陛下,您日日为国事操劳,何曾了解过您枕边人的所思所想?”

        她所说的“枕边人”本是指代皇后与德妃在内的所有妃嫔,但惠帝此刻却只想到妻。

        “皇后贤良淑德,母仪天下,二十多年来与朕琴瑟和鸣,相濡以沫。于国,她是一个端庄大度、德才兼备的国母;于朕,她是一个温柔体贴、宜其室家的妻子。古来君王皆孤寂,有她相伴是朕之大幸。”惠帝忆及皇后时,不自觉流露出的那种温柔缱绻,使他的眉眼柔和了许多。这样的神色,在帝王脸上并不多见,可这种柔和只停留了不过片刻,便又化成骇人的威势,他恼怒地对德妃说:“你到底因何事怨恨皇后至此?”

        “怨恨?”德妃重复着惠帝所用的字眼,嘴角牵起一抹讽刺的笑意,“我虽羡慕她拥有最尊贵的地位,也曾妒忌过她与陛下的之间的情义。但怨恨,却是从未有过。”

        “你不恨她又为何要害她?”

        “她若一直贤良淑德,母仪天下,我何必害她?她错就错在收养昌乐,还纵容着她一次次地与我作对!”

        “是因为我?”昌乐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德妃,“你对她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

        德妃怨恨地瞪着她许久,仿佛把这些年积攒的恨意,都通过眼眸倾倒在她的身上。“我出身世家,入宫即封为妃,原本,只要生下皇子,贵妃之位就一定属于我!可宁氏那个贱人,抢了我的恩宠不说,怀孕之后,司天监还拍马屁说什么她的双生胎乃是定国安邦的大吉之象,全是一群无耻小人,见宁氏得宠就阿谀奉承。什么定国安邦?不就是出生的时辰嘛,那我就要宁氏拖到一个大凶时辰,生出灾星,看她还怎么得意!”

        “萧璟的大凶命相都是你捣的鬼?”惠帝怎会想到自己二十年来无法弥补的那个遗憾,竟是因眼前这个女子而起!

        德妃并不回答,只是继续说道:“可惜苍天无眼,纵然稳婆拖延时辰,宁氏还是在大吉的时辰里生下了一个女儿。陛下赐她封号为昌乐,呵呵……”她冷

        笑两声,抬头望着惠帝问道;“陛下这是许她一世永昌吗?区区一个女儿,给予这般盛宠,她也配?”

        “从我第一次与昌乐相见,被她吐了一身,我就知道,这个孩子生来便是与我作对的。起初皇后把她保护得太好,我完全没有下手的机会。好在,她后来自己跑出宫去,这是天赐的大好良机,我怎会错过?于是就让哥哥雇了暗卫阻拦昌乐再回宫。”

        这里,德妃刻意隐去了秦翔与胡府暗卫的身份,只含糊地说当年那群黑衣人是雇来的。

        “这个丫头实在命大,林致都被王昭仪和李季害死了,她居然还能活着回到宫中。那之后太后以约束为命,实则把她妥善地保护了起来,我不敢再轻举妄动。就这么,我容忍着她长到了十九岁,并一直被她礼佛祈福的假象所蒙蔽。”

        “直到,王昭仪和李季6续被她扳倒,林致当年之死被重新审理,我才意识到,昌乐,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我这十年的姑息,竟让一个原本毫无还手之力的丫头,长成了一个时时都在谋划着摧毁我的强敌!”

        “你,将一个孩子树为敌人?”惠帝觉得她十分可笑。

        “陛下,正是您的宽纵和皇后的庇护,才让她走到今天,让她培植自己的势力,又选了一个拥有兵权的夫家!若纵容她这般坐大,以后哪里还有我们母子的容身之处?所以,我要让她失去一切后再摧毁她!”

        德妃说完,殿内一片寂静,昌乐回想起李季死后她做的一切:借礼佛之名跑到竹舍去查探,将欢儿送上太子哥哥的床榻,抓来星雨父女指证,用欢儿之死离间她们兄妹关系,甚至在一切失败之后,妄图让自己远嫁波斯……

        “所以你在次次失败之后,就将目标对准了母后?”

        “杀了皇后,一来能让你失去庇佑,二来又能借她的死重伤你,何乐而不为呢?”德妃今日虽然惨败,但她成功夺取了皇后的性命,让昌乐承受丧母之痛,也不可不谓之胜利。于是她的面容上再次浮现出骄傲的笑意。

        ------题外话------

        第一次见昌乐被吐了一身这个梗是我修改第一卷时,加上去的。现在还没上传,所以不好意思啦,等我第一卷改完之后,上传后再跟大家说一声,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