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茅山鬼谷门在线阅读 - 第436章 扑朔迷离

第436章 扑朔迷离

        现在老唐死了,游荡在人间的余孽也就很快露出狐狸尾巴。

        我来公安局出来提供线索,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来寻找线索的。我不先抖点料出来,吴耀驹的嘴巴紧得很。我就无法了解老唐被烧死的一些细节。

        特别是吴耀驹说了,酒店监控里只看见老唐一个人进入房间,那么,刘小曼莫非会隐身术?

        一番“分析”,我终于了解了关于老唐死亡的一些关键环节:昨夜十一点,他的确是一个人进入酒店房间的,的确也是被火烧死了,死得还非常惨。

        但是房间里没有发现火机啊火柴啊以及汽油等火源。没有火源,又怎么能将一个生龙活虎的大男人活活烧死呢?

        而且,从老唐进入酒店的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出,他并没有喝醉。

        就算喝醉了,也不至于醉到大火烧身不会逃跑的那种地步。

        至于女人的问题,老唐已经被烧得焦糊,无法查出是否发生过xing行为。现场也无法查找到关于女人的半点线索,连一根头发丝丝也没有。

        更为诡异的是,老唐一个大活人被烧得焦糊,着火点却只集中在床上,连房间里的沙发窗帘都是好好的,房间里也没有烟熏火燎的迹象。

        就连隔壁的房客也没有感觉到有火灾发生。

        那火,仿佛是“定点燃烧”的。

        老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烧死了。

        不过,根据酒店的监控显示,就在案发前后十多分钟,有一名男***员进出过老唐的房间,但是对方带着口罩,无法看清面目。

        我却在心里盘算着,这样玄乎的事,刘小曼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她毕竟才二十七岁啊。

        难道她背后的人不是于志轩?

        游荡在人间的妖孽并没有清除干净,也难怪墨农先生不敢把葛僚鼎交给我。

        但是,昨天下午上了老唐的车的人,的确是刘小曼,我可是亲眼看见的,不会有错。

        刘小曼为什么要杀死老唐呢?她又是怎么放的火?

        我百思不得其解,同时也感到非常后怕。

        三年前,我和这个女人同床共枕长达三个月,要是她在那个时候杀我,简直轻而易举,信手拈来。

        那时候我的法力丧失,功力也在逐渐退化,身子已经被她掏空……

        她不需要采取什么玄乎的手法,睡到半夜就能掐死我的。

        就在这个时候,老袁突然打来电话。

        “袁局,我正忙……”

        “我知道了,你们的唐总……咋回事啊?”

        老袁这么快就知道老唐的事情了?

        “一言难尽,一会儿具体聊。”

        耳畔突然响起墨农先生昨天的话。

        “老弟可要记住了,余孽未尽,人间就不得安宁,你还是尽快将这个东西带走,送到它该去的地方,兴许林阳的天空很快就会阴霾散尽了。只是,你要去云雾山,怕是不太容易啊……”

        老唐和老袁,都是我去云雾山的支持者和促进者。

        我突然一惊,现在老唐死了,刘小曼的下一个目标……

        上午我约刘小曼吃完饭的时候,他她就说过晚上要和老袁谈事,应该不会是在电话里那么简单。

        今天晚上……

        我急忙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公安局,表示有线索会随时向各位领导汇报。

        老袁那个老色鬼,自制力更差,绝对抵抗不住刘小曼的诱惑。

        更恐怖的是,四天之后刘小曼就要去红枫湖拍摄了,她会不会利用这次机会,在云雾山弄出其它的古怪呢?要是把参赛者弄死个把,事情可就闹大了。

        探险队那边的人也是她联系的,会不会有人、有办法配合刘小曼实施阴谋呢?

        不管了,先制止刘小曼今晚上和老袁碰面。

        老袁这个老色鬼从来是不挑的货色的,只要是女人都上。遇到刘小曼这等绝色美女,他宁死也要做扑火的飞蛾。

        他死了不要紧,关键是我担心云雾山的拍摄计划会泡汤,八期节目,一大把银子啊,而且我还会利用这次拍摄机会,把清真县辖区的云雾山全部转遍了。

        电话接通,就传来老袁油腻腻的声音:“你在青山园,晚上要不要过来一起吃娃娃鱼?”

        一起吃娃娃鱼?老袁这么有心情啊?

        “是不是已经有人约你了。”

        老袁愕然了一下,立马改口:“还真被你猜对了……老弟啊不好意思,我晚上要陪……杨县长他们,有个接待,不好意思啊老弟。”

        糟糕!老袁的出尔反尔,加上刚才的犹豫,再加上刘小曼上午的话,我就知道他和刘小曼已经约好了共进晚餐。

        听我不接话,老袁似乎于心不忍。

        “老弟啊,回头我一定请你吃娃娃鱼,啊?你不要不说话嘛,搞得哥哥心欠欠的,哟嗬嗬……”

        我心里突然一阵感伤,老袁现在还这么“哟嗬嗬”的,说不晚上就被烧死了。

        “袁局,不不袁哥,我给你说正经事儿,这几天你不要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了,特别是最近的几个晚上……”

        “哎哎哎,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老袁还是不正经:“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在外面花天酒地了?要花,我也是在房间里花啊……哈哈哈,我说老弟啊,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你们电视台那么多美女,你娃儿可是生在花丛中哦,当然不知道哥哥我这里像和尚一样,好不容易有个张丹青那么一个美女,结果又是个小辈子……”

        这家伙好se归好se,不过还算有底线,知道张丹青算小辈子,就不拿她来开玩笑。

        对于老唐来说,刘小曼算不算小辈子呢?

        唉……老唐怎么会落下这般结局?他会不会是替我死的?

        对于老袁的玩世不恭,我非常生气,于是破口大骂:“我看你就是有毛病,你忍住这几天不日会死啊,我不是咒你!就这两天,你要是日了哪个女人,你肯定会死得很难看的。”

        老袁似乎被我骂蒙了,一时间无法接话。

        我喘了一口粗气,接着咬牙切齿地说:“你听我的,我既然叫你一声哥,我真的是为你好哦。”

        老袁顿了好一阵,突然说:“你瞎扯什么啊?你是担心那点尾款是吧,放心,50万都打给你们了,你还担心个球啊。我不给你瞎扯了,正忙着呢,改天请你吃娃娃鱼哈。”

        说完老袁就挂了电话。

        不行,老袁压根就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

        这时,《第一现场》和《周末大冒险》栏目里的大部分人、包括频道里的很多人都在青山园殡仪馆里忙活着。

        一切看似正常进行,但我分明感受到,刘小曼的忙碌,却暗藏着杀机。